观点

杭州虹桥医院 骗子 太黑了 大家不要去

太黑暗详细内容:杭州虹桥医院太黑暗!近一年来,杭州市的非公医院像“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据有关部门介绍,杭州市这些非公医院都是伴随着雪片般的广告和投诉长大的,一面大打“惠民”旗号,一面却是变着法子从患者口袋里捞钱。  日前,记者对部分非公医院的行医模式进行了暗访。

  “你的病后果严重”  伴随着铺天盖地的广告,杭州又一家非公医院——虹桥医院热热闹闹地开张了。自去年上半年开张以来,有的病人却苦恼不断。根据病人的投诉,记者委托小珍(化名)暗访了该医院。  小珍以腹部不适为由前往该院妇科就诊。在交了11元的挂号费后(此费用高于公立医院),该院妇科副主任医师沈北方开始询问病情。当小珍告诉她怀疑自己患有妇科疾病后,医生给小珍开出了几乎涵takungpai.com盖该院妇科的所有检查项目,其中居然包括癌症病变检查,粗略计算,这套检查费用共计500多元。

  检查结果出来后,该医生表情严肃地说,小珍的病情比较严重,患有宫颈管炎、宫颈肥大、宫颈糜烂、宫颈囊肿糜烂,同时盆腔有大量积液,如不及时治疗会影响到以后的生育。这一消息对小珍的“打击”非同小可,小珍事后告诉记者:“暗访前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舒服,医生拿着那些花花绿绿的检查单子告诉我这个结果后,我着实吓了一跳。”  沈医生见小珍神色惊慌,立即表示:你的各项炎症我基本上可以一个疗程(7天)把你医好,但至于盆腔积液我不能保证,要根据你本人对微波的吸收情况来定,如果一个疗程不行那就再治疗一个疗程,情况应该会好转。  医生随即又开出了治疗单子,记者看到,治疗项目包括打点滴、清洗全套、微波治疗等等,其内容也几乎涵盖了该院全套的妇科治疗项目。小珍问医生能否精简治疗项目,减少开支,医生表示不能。  经计算,治疗项目中仅微波治疗一项,每天的治疗费用就高达560元,而且还是“优惠”了20%的,如果照此计算,治疗一个疗程则至少需要花去7000元的费用。

  诊断结束后,小珍提出取回病历卡,医生却表示要先放在她这里,等治疗结束复查无碍后才能取回。令人不解的是,医院强扣病历是否有强迫病人接受治疗之嫌呢?  同时,记者还发现,医生给其他几位比小珍早来就诊的女性开出的检查项目以及治疗方案竟如出一辙,即先是全套检查,再是全套治疗。  为了验证病情,第二天,小珍前往浙江省妇女保健院专家门诊复查。在花去了不到百元的检查费用后,有着几十年妇科疾病治疗经验的专家林医师在病历卡的最后一行醒目地写下:显著轻微,不必治疗。同时为了对自己的诊断负责,她在病历上签了名。  当得知小珍原先在虹桥医院治疗后,她说,最近像小珍这样先去虹桥医院治疗,因承当不起高额的费用再来妇保院复诊,最后却查出没事的人很多。对于病情显著轻微的病人,用上所谓的高科技微波等治疗手法,是否会对病人的健康造成负面影响,这还要打上个问号。  针对暗访情况,记者来到该院行政办公室,要求采访分管医务的有关负责人,但被医院拒绝。

  包治百病天花乱坠的不实广告  “家门口的上海专家医院”,诸如此类非公医院的医疗广告每天都充斥于各种媒介。杭州大部分非公医院动辄就以专家医院相称,各种高明医术、先进设备的种种表述,让有病乱投医的人不得不信。  记者调查后发现,非公医院的大量医疗广告存在不实和违反广告法的情况,这些天花乱坠的医疗广告一方面给坐诊医师脸上贴金,另一面不遗余力地误导和欺骗老百姓。  给小珍看病的沈北方医师在该院的广告中和自己的名片上是这样介绍的:副主任医师,在三甲医院工作十五年,对滴虫性阴道炎……盆腔炎等生殖道炎症,不孕症,外阴白斑等有较深研究。能利用新技术、新药物、新设备开展工作。有较高的治愈率,曾在省级、国家级医学书刊上发表论文数十篇。  为了核实情况,记者拨通了沈北方此前就职的医院——沈阳市苏家屯区妇婴保健院的电话,该院人事科一位姓杨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沈北方在1989年7月大学本科毕业后一直就职于我们医院,七八年前因收受红包,以休长假的形式离开医院,但因为一直找不到接收单位,人事关系一直留在医院里,截至离开单位,她的职称一直是主治医师。”这位负责人还透露,该院截至目前还是二甲医院。  如果这位姓杨的负责人介绍属实,那么虹桥医院的医疗广告则将沈北方的职称抬高了一级,而且把沈北方原供职医院标榜成了三甲医院,同时,根据卫生部门的有关规定,主治医师不能称之为专家。记者还通过卫生部的门户网站、辽宁省和浙江省卫生信息网对沈北方的执业医师注册情况进行查询,结果却是没有关于沈北方的任何记录。  对此,记者联系沈北方和虹桥医院的投资方进行核实,无果。  随后,记者还从杭州建国医院和天目山医院以及杭州新东方女子医院等非公医院的医疗广告中随机对几名专家进行核查。

  杭州建国医院广告介绍专家医师于素华时称,主任医师,入选“第五届中国名医论坛”,擅长治疗宫颈炎、盆腔炎、附件炎、阴道炎、尿道炎及霉菌、滴虫感染等妇科炎症。记者核实,该医师退休于湖北大冶有色金属公司总医院,学历为大专,职称为副主任医师。而针对所谓的入选“第五届中国名医论坛”,记者又致电该论坛组委会,得到的答复是,只要上缴一定的会务费,连实习医生都可以参加论坛,因此参加这种论坛的人并不一定具备高超的医疗技术。  杭州天目山医院的广告在介绍专家医师李松林时称:“主任医师,在脊椎外科各类疾病的治疗方面有独特的治疗措施……尤其擅长脊柱外科和创伤骨科微创手外科以及神经外科方面的手术治疗……”而记者核实到,该医生原为河南省襄城县中医院的骨脑外科医师,职称为副主任医师。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非公医院的医疗广告不实的情况比比皆是,为了吹嘘和标榜自己的坐诊医师,甚至还有无中生有、移花接木的现象,其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招揽生意,但由于一部分“专家们”水平有限,他们才把没病说成有病,小病说成重病。由此,“专家们”一方面可以在病人中“树立”治愈率高的口碑,另一方面更可以为医院创收。  记者在浙江省工商局获悉,今年三季度,该省各级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在严厉打击医疗服务、药品、保健食品、医疗器械等四类违法广告的广告专项整治行动中,发现违法广告2484条次,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违法医疗广告。

  卫生监管严重缺位  家住杭州大关新村的张小姐曾在非公医院被骗,她告诉记者:“她当时看了广告才去看病的,一个疗程花了我将近万把块钱,后来到杭州妇保医院检查,发现根本没病,我曾经找了很多杭州的媒体投诉过,本来想借舆论的监督来管管这些医院的不法行为,但最终都了无音讯。”  面对非公医院的黑幕,各媒体在舆论监督方面几乎集体失语。一位杭州某都市报的同行无奈地说,非公医院的这些情况我们其实都了解,也曾经想做一些相关报道,但是他们在我们报纸上有大量的广告投入,因此做批评报道很难。  杭州一较有影响力的都市报,其中48个新闻版面上竟有19个版面刊登着非公医院的医疗广告。其他媒体上此类广告也是随处可见,比比皆是。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