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天河区法院法官 邱镜崧 涉嫌职务犯罪违法办案实录

  心正则法正 心不正则法偏~
  围观法官表如何制造冤假错案~~


  本人是广州市天河区法院案号:(2006)天法民一初字第1409号离婚案中的当事人刘燕萍,原告是王小洪。大致经过如下:
  1、原告第一次向东山区法院起诉离婚:案号(2005)东法民一初字第432号,主审法官范卫民,本人收到的东山区法院的举证通知书落款时间是2005年3月15日,2005年4月15日判不准离婚,于5月10日生效执行。之后不久原告约见时将35万元存入我的工行帐号,想要我在他私自起草的离婚协议上签字,将房产让给他,本人拒签。

  2、于是原告于2006年2月第二次向东山区法院起诉离婚,案号(2006)越法民一初字第808号。主审法官是李胜英,本人户口迁往天河,提出属地管辖,因此本案于2006年初移送至天河区法院审理。

  3、天河区法院案号(2006)天法民一初字第1409号,先主审:郭越 后主审:邱镜崧(07年结案后邱镜崧以各种理由不让本人阅档,5年后的2012年第一次阅档时见档案材料的编码和排序相当混乱,而且为了掩盖事实真象伪造了部分虚假的档案材料,涉嫌职务犯罪。)

  4、中院案号:(2007)穗中法民一终字第2094号。主审:李启军(被一审法官伪造的的假材料蒙骗做出维持原判的错误判决,至今天河区法院的档案中还有三张空白页的编码。)

  事由:
  我是(2006)天法民一初字第1409号的当事人,前夫是从广州军区联勤部调到肈庆市鼎湖区武装部当政委的王小洪,他调过去之后我们开始分居,之前他曾和我协商离婚,起草了三份协议说是军区刚分的经济适用房给我,余款20多万要我付,从结婚开始他平时工资奖金从没交给我,全都存起来说是以后购房用的,所以我要求他支付这笔购房款,见我没签字,就向东山区法院起诉离婚,一审判不离,之后过了几个月的时间,他把我约出来说是存笔钱给我工行帐号,金额是35万,然后拿出他重新起草的另一份离婚协议让我签,我一看,他在协议中说是给我35万,然后房子归他,并在协议中注明自己没存款,如果有隐瞒存款和其他欺骗事项房子就归我。我当然不会签名啦,购房合同上写着是116方,实际上是四房二厅的150方左右的房子,产权正在房管局办理,尚未出证而已,有广州军区联勤部出的房产在办证明,2006年时的房价都至少接近300万了,35万和300万相差近十倍,我更加不可能同意签名,他见我没签名就把工行存折拿走了。
  在这期间我用王小洪在广州军区联勤部的军官证:广字第030347取证到了他隐瞒存款的二个建行帐号和8个工行帐号(档案中这个证据重复了一份:一份编号为37上面一个28,另一个编号是82),并且明确知道他其中一个建行帐号3160819980120015659的存款金额是陆(6)万元,另一工行定期存款帐号3602085316030130487的七笔定期存款金额合计是壹拾捌万伍仟元(18.5)万元,证据见2006年08月28日我提交给郭越法官的“情况说明” ,并在情况说明中更正了一个笔误的帐号,(档案编号91)。我想着证据确凿,房子肯定会按协议的约定依法判给我,所以当时就没请律师,并将户口由东山区迁到了天河区黄埔大道中翠华街87号1803房,他则请了律师张小东(简称原代)。
  在他2006年二月第二次向越秀区(原东山区法院)法院起诉离婚时,为了证明他自己没存款,特意向越秀区法院提交了证据清单,(档案编号13上面一个4)里面没有财产证明,只有两份借据:一是向鼎湖区武装部借款30万用于房屋装修的借据,(档案编号13附件)并在诉状中声称由我偿还,二是向战友借款五万的借据。我于2006年3月向越秀区法院提交了他隐瞒的十个帐号,(证据见档案编号28)和另外二两份协助调查取证申请:要求法院协助调查取证王小洪提交的二个借据的真实性和银行存款额。(证据见档案编号62、另一个编号错误 7上面一个3)心想着证据确凿,房子肯定会依法判给我,于是我在离婚协议的复印件上签了名连同其他证据一起递交越秀区(原东山)法院,(证据见档案编号33上面一个24)由于户口转至天河区,所以案件也转至天河区法院由郭越法官主审。

  第一和第二次开庭主审法官是郭越和书记员
  第三和第四次开庭主审法官是邱镜崧和书记员:

  第一次开庭时间:2006年8月30日上午10点,主审法官:郭越,书记员:黄娟
  第一次庭审笔录(档案中编号为23)
  进行法庭调查:庭审笔录第6页(档案中编号为28)中段明确了我的意见:根据离婚协议第4条的约定,如果经过法院调查,原告有隐瞒存款,经济适用房就要判给我,并且分割对方隐瞒的存款。原告代理律师回复:“如果法院调查出来,原告确有隐匿存款,愿意按协议履行。” 在法官问原告代理律师有没共同财产时,他律师回复说有两张借据共35万元的债务,于是法官告知原代我已提交了申请法院调查取证的他隐瞒存款的十个帐号。等待下次开庭质证。

  第二次开庭时间:2006年11月21日下午,主审法官:郭越 书记员:黄娟
  第二次庭审笔录(档案中编号为30)。
  1)我于2006年3月份提交的申请法院就王小洪隐匿的10个帐号调查取证的申请,天河区法院在庭审质证过程中出示的向工商银行取证的时间却是2006年的11月份左右,时间拖延了近捌(8)个月之久,明显不合法,根据诉讼法的规定法院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取证,因此用于庭审质证的证据的真实性存疑这是第一点。

  2)质证时我看到了建行帐号3160819980120015659的A3纸(此证据在档案中无编号)的一般存款活期明细帐的回执,上面明确显示王小洪于2005年2月6日存入陆万元,于同年3月22日取走了这笔钱,还有工行帐号的好几个几十万的大额存款,其他帐号还没等我细看就被郭法官收走了,当时我就对他律师指出:看,这不是王小洪隐瞒的存款吗,和我提交给郭法官的情况说明中写的金额一模一样。他的律师脸都绿了,哑口无言。然后郭法官对他们说,你们如果不承认是你们的帐号就要出示证据,然后就退庭了。

  第三次开庭时间:2007年1月26日上午,主审法官:邱镜崧,书记员:黄娟
  当时开庭时我就奇怪,怎么忽然换法官了,也没正式通知我,有点意外,然后邱法官庭审时说王小洪申请了法院就他两个军官证号:广字第030347(军区联勤的)和广字第094556(鼎湖武部的)的调查取证,说法院到银行查了,那些王小洪的帐号都不是前夫的,也没有出示银行的相关证据当庭质证。后来的状况才知这个邱镜崧法官是王小洪律师张小东的关系户。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原因如下:
  2007年结案之后我上诉中院时要求阅卷,邱法官不同意,在中院维持原判之后多年以各种理由不让本人阅档,说是只有合议庭的人才能看,我就向相关部门反映他的情况,他看拖不过了就交待原民一庭内勤张奕富说只能看我自己上交的证据,故意拖过了冤假错案的申诉期,好让本人拿不到他在档案中弄虚作假的证据,这明显不是无心之过,而是触犯刑律的故意行为。直到2012年03月16日我才看到档案并复印,发现了邱镜崧法官在档案材料中多处篡改伪造庭审笔录、伪造证据、伪造本人签名的事实:

  事实一:
  伪造庭审人员名单:胡懿、唐宇 见都没见过的两人怎么会出现在庭审笔录中的?
  先看一下档案材料中显示的四次开庭的笔录中庭审人员的变化:
  第一次开庭时间:2006年8月30日上午10点,主审法官:郭越,书记员:黄娟
  第二次开庭时间:2006年11月21日下午,审判长:胡懿 代理审判员:郭越、唐宇 书记员:黄娟 笔录结尾处只有邱镜崧和郭越的签名 另一个签名看不出是胡懿。没有唐宇的签名。
  第三次开庭时间:2007年1月26日上午,审判长:邱镜崧(主审),审判员:胡懿 代理审判员 唐宇 书记员:黄娟 笔录结尾处只有邱镜崧,另一个签名看不出是胡懿。没有唐宇的签名。据我后来到法院了解,这两人早已离开法院。
  第四次开庭时间:2007年4月6日上午,法官:邱镜崧,书记员:黄娟

  一个普通的离婚案先后多次更换主审,在法院办案人手不够的情况下这合常理吗?编排出胡恣、唐宇这两个人名,无非是为了掩盖他办案不公弄虚作假的事实,这些在档案中的所谓开庭笔录都不是原件,而且经过他加工篡改后的复印件,我一再要求房子判给我的诉求他一句也没写上,可对笔录处当事人签名的字迹做司法鉴定明确是否是笔录原件。
  邱镜崧是当时民一庭庭长,据查胡懿当过副庭长,在法院办案人手不够的情况下,两个庭长同时关注一个小小的离婚案么?当时邱镜崧接手郭越一人审案时,我还向法院信访提交过一份举报他审案时乱来没人监督的材料。

  事实二:
  把法院从建行取证回的用于质证的那张有陆万元存款的证据转给了前夫当证据,并与王小洪自己上交的存折复印件在档案材料中掉换了位置。
  在档案材料中发现第二次庭审质证时法庭出示的那张A3纸质的有陆万存款的建行帐号3160819980120015659取证回执,变成前夫提交给法院的证据,见档案中(证据编号50)王小洪上交的二份证据清单:第一份证明是指部队出的住房公积金证明,第二份是一般活期存款明细帐,指的就是上面法院从建行取证回来的A3纸的庭审质证证据,这个材料清单的字体不是前夫的笔迹,可能是他律师填写的,而王小洪本人这个帐号的存折件是2007年的四月三日通过传真传给法院的,见(档案编号94)的证据,右上方是传真时间:APR.03 2007 10: 47AM P1, 这是当时的内勤告诉我的,非常感谢,法院还是有好人的。如果是王小洪自己主动上交财产证明,只要交个存折复印件就行了,而不必费尽周折去建行排上几个小时的队打什么活期明细帐来交给法院。可见是审判人员把法院从建行取证回来用于质证的证据非法转给了原告,目的是制造混乱转移视线,替他掩盖隐瞒存款的事实。

  事实三:
  伪造另一建行帐号316081998012001565的银行回执:(档案编号93)
  此建行帐号抬头上有行字:“3160819980120015659帐号有误,多一位数。”这行字在庭审质证时是没有的,且这个建行帐号没有笔误,此帐号回执证件号码那显示:00GD030347就是原告王小洪在军区联勤部的军官证号,建行查询时可见此开户证件下的所有帐号,当然也就明白笔误多一个零的帐号指的就是3160819980120015659,而实际上我是直到看到档案才知这个帐号有笔误的,上诉到中院时此帐号都没改,如果质证时真的出现说这个帐号有误,能不改正吗?由此可见这行字是邱法官费尽心机格外加上去的,因只要有证据证明洪有隐瞒存款的事实,房子就要判给我,所以邱法官拼命在档案材料中多次做假:第二次开庭笔录(档案编号32)中有一行字:“审:被告对原告提交的肇庆建行活期明细有何意见?被:没有意见” 这是庭审时不存在的细节,王小洪对应这个帐号的存折复印件是2007年4月3日传真给法院的,(证据见档案编号94),2007年4月3日才发生的事项怎么可能出现在2006年11月21日第二次庭审中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法官在第二次庭审的笔录中做假。

  事实四:
  在档案第三次庭审笔录中编造莫须有的质证过程:
  王小洪那份“调查取证申请”(档案编号54),在2012年阅档时第一次看见,才知原来还有这么一份东西在档案里,往下一看他的请求事项:
  请求人民法院对下列银行开户帐号进行调查取证,查明开户人是否申请人
  1、 开户银行:工商银行一德路支行, 帐号:36020852010006668 开户人:王小洪
  2、 开户银行:工商银行广州十三路支行,帐号:36020616160008269 开户人:王小洪

  仔细一看,这两个帐号都是17位数的假帐号,和我提交给法院的帐号没有一点关系,工商银行的个人存款帐号都是19位数的,前夫用两个不存在的假帐号申请法院调查取证,自然得不到工商银行的明确回复,而法院居然支持这种假帐号的调查取证行为,说明了什么问题呢?法官的客观公正表现在那里,谁给了这个法官违法办案的权力?!这时我才明白这个假帐号的调查取证用途大大的,原来是用于封住我上诉时请求中院调查取证之路用的,本人上诉至中院时,我的律师指出被上诉人王小洪有涉嫌用他人证件号更改自己银行信息的行为,我与律师均申请法院调查我提交的那8个工行帐号的原始开户信息和真实金额,但中院法官李启军以一审查过为由,没有进行相关帐号的核实工作,造成庭审程序错误,以至冤案十年。之后几次阅档都看到有三张空白页挂在档案上,估计就是用于欺骗中院法官的银行证明,等中院法官上当维持他的原判之后就被他抽走了。

  事实五:
  伪造王小洪那份“调查取证申请”质证笔录:档案编号60、61,
  时间2007年1月11日上午 审判人员:郭越 书记员;黄秋盈,这份质证笔录也是2012年阅档时第一次看见,大为惊奇,郭越第二次开庭之后就再没见过,由邱镜崧接手一人审案,这个时间为2007年的质证笔录怎么会又冒出郭越的名字呢,很显然是邱镜崧为了逃避责任嫁祸郭越,找人当替罪羊,这点是否属实,可由法院调查。这份质证笔录的内容是就王小洪提交的那份“调查取证申请”结果的说明,用于证明我提交的那8个工行帐号都不是他的。我都不知道有这回事,对方和谁在质证?!原告和法官质证吗?!现在的档案材料上没有我的签名,但是2012年第一次看到这份质证笔录时,笔录上有我的名字,当我想取证要求法院盖公章时,原先有我名字的地方又变空白了,可见我的名字是被邱镜崧法官复印上去的。并非本人的亲笔签名。档案编号37、38的问话笔录上的签名也不是本人的亲笔签名,当时我知道邱镜崧不怀好意搞这个问话笔录,所以拒签。但在档案材料中被邱镜崧加上了我的名字,是否亲笔签名做司法鉴定就清楚了。

  第四次开庭:2007年四月六日上午 法官:邱镜崧,书记员:黄娟(案编号39、40)
  询问及调解笔录,就是对法院取证回的王小洪隐瞒6万元存款的那个建行帐号3160819980120015659的庭询。
  见中间那一段
  审:原告第一次提起离婚诉讼的时间?
  原:应该是在2004年。
  被:原告第一次提起离婚诉讼是2005年3月左右”
  这笔录的描述与庭审时事实不符,庭审时我回答了明确的日期是2005年3月14日之前,这是东山法院发出给我的举证通知书上的日期。可见原告王小洪在这之前就向法院起诉离婚了。

  审:原告何时存6万到建设银行肇庆市分行鼎湖支行存折(帐号3160819980120015659)
  原:2005年2月6日存入6万,2005年3月22日取走59990元。
  审:原告在2005年3月22日取该笔款项时是否在东山区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时?
  原:不是 (原告在这里的描述明显与事实不符,没有证据支持他的说法。)
  审:原告取出59990元的用途?
  原:用于装修经济适用房的。
  被:不属实,当时原告提交给东山区法院的证据称装修房屋的费用是向别人借的。原告声称自己没钱。
  审:双方是否同意调解
  被:我要求分割房子,因他违反协议(指原告隐瞒了存款)
  原:不同意,由法院依法判决。
  审:鉴于双方分歧较大,本庭不再调解。
  以上就是四次庭审的过程,上面这个建行帐号就是在档案中被标注帐号有误多一个零的那个建行帐号,这次庭审没有对我提交的原告王小洪隐瞒的8个工商银行帐号活期定期上百万的存款金额做处分,因为被原告用二个假帐号和法官联手一起糊弄掉了。

  事实六:
  法官在档案材料中多次变更我提交的8个工行帐号的工行回执,而且都不是在第二次庭审质证时看到的材料,是帐号明细经过删减之后的复印件,我多次法院纪检反映过以上情况。原告王小洪第二次向越秀区法院起诉离婚,案号(2006)越法民一初字第808号,我于2006年3月31日向越秀区法院提交了原告隐瞒财产的二个建行帐号和8个工商银行帐号的调查取证申请,(档案编号82),
  工行:1:(3602085201000666891)
  2:(3602085301000867580)
  3:(3602085301000991701)
  4:(3602222716000541255)
  5:(3602061616000826939)
  6:(3602085316000299816)
  7:(3602085316030130487)
  8:(3602068616030600307)

  建行:1:(3324239980108340834)
  2:(316081998012000215659)
  案件转至天河法院后,我于第一次开庭之前发现提交给越秀法院的工行第四个帐号有笔误,应更正为:3602000716000541255,就写了一份“情况说明”给主审法官郭越,档案编号为91,并在情况说明中明确原告王小洪建行帐号中有6万元存款,第7个工行帐号3602085316030130487共计有七笔定期存款分别是:3万、1.5万、1万、4万、3万、4万、2万,金额合计为18.5万,档案中对应这个帐号的明细中显示了随后两次定期存款额,分别是2006年5月27日存入的2万元和2006年7月16日存入的定期10万元,加上之前7笔定期,仅此一个帐号先后存入金额就高达30.5万元。不但这个帐号,第一个工行帐号:3602085201000666891(档案编号103),此帐号的留档明细中有一行空白处,在第二次庭审质证时我看到这个位置显示的是2006年5月有一笔31万元的进出款项,庭审时我还做了笔记,但却被邱法官在档案材料中空白掉了,由此也可见,这些帐号都是原告的,如果确实是同名同姓的另一个王小洪的帐号,没必要费功夫做这些手脚吧?而且法院可以调取2006年5月份那笔31万元的存取款单,核对笔迹信息就知是不是原告存入或取出的了。其它工行帐号类似这种情况,留档的8个工行帐号明细回执全都不是第二次庭审时看到的材料,更加不是2005年4月22日至2006年9月28日期间的明细流水,第三次开庭时我还问邱法官为何这些帐号和第二次庭审时看到的不一样,他回答说不知道,并说这些材料是郭越法官留下来的。我多次向纪检反映情况,档案材料经邱法官多次变更,从复印件到彩色复印件到前些天复印材材时看到的红色公章。

  上述第8个帐号3602068616030600307是销户帐号,(档案编号99)第二次庭审时此帐号回执显示的开户人是王小洪,而证件号却是:440104195508275343,我不认识这个王小洪,更加不可能知道她的身份证号码,而银行是根据证件号查询帐号的,这个人的证件号怎么可能单只出现在第八个销户帐号上呢,明显不合理,而其它7个工行帐号在第二次庭审时却没有显示持有人的证件号,只显示姓名为王小洪,这可能就是天河法院为何要拖延8个月之久才到工行取证的原因,好让原告有时间用他人的身份证号码更改自己的银行存款帐户信息。并且后来几经周折,我联系到了这位身份证的持有人王小洪,发了上面的帐号给她核对,她很气愤的连声说“都不知是不是骗子来的,我那有那么多工行帐号呵,我只是一个国企的退休工人。”有电话录音为证,开庭重审时可传此证人到庭做证。

  06年时我失业没收入,有失业保险金审批通知书为证(档案编号28),单位天河区房地产公司改制全体员工下岗。而原告王小洪在肇庆鼎湖那边有房子居住,他为了证明自己没存款,先后伪造的两份借据,天河法院不旦没有依本人的申请查实借据的真实性,反而帮原告用不法手段洗白隐匿的巨额存款,属于非法行为。我是在明确知道原告有隐瞒存款的事实之后才在他起草的离婚协议复印件上签字的,法院理当依法将房产判给我。办案人员弄虚作假强行将房产判给原告于法无据。

  自从12年在档案材料上看到法官的弄虚作假行为之后,一直不断申诉,向各级法院的相关部门投诉,高院纪检、中院纪检、信访,天河法院纪检,网上也有,而且分别投递了举报材料,不知是没收到举报材料还是举报材料被拦截了,至今没有得到天河区法院纪检部门的明确回复,什么原因不回复,请相关法院给个说法。结案之后由于没有房子住,我只能住弟弟的老房子,他去年遇到困难把住的房子卖了,自己在外面租房住,我感到于心难安,是我拖累了弟弟,时常睡不好觉,我不能因为我的事而拖累了家人,十年的时间,头发也白了,正义在那里?公平在那里?!这种毫无诚信和职业操守的人做法官,简直就是亵渎法律!综上所述,本人强烈要求天河区法院严肃处理违纪法官、追究其违法审判的刑事责任,依法撤销原判,重审此案,还当事人一个公道!



  此致

  天河区人民法院




  申诉人:刘燕萍
  联系电话:13580348768、84426566
  地址:广州市海珠区前进路XXXXXXX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