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

河南信阳医生开“违规”仿制药背后的“活路”

河南信阳医生开“违规”仿制药背后的“活路”

摘要:原标题:河南信阳医生开违规仿制药背后的活路52岁的农民赵丽没想到的是,法律许可之外的仿制药物,救了她一命。......  原标题:开违规仿制药背后的活路  52岁的农民赵丽没想到的是,法律许可之外的仿制药物,救了她一命。  过去20年中,那些存活在她体内的丙型肝炎病毒(下称HCV),悄无声息地变异、繁衍,试图侵入到她25亿个肝细胞中去,毁灭掉她的身体。  在中国,有将近1000万的人群正经历类似的遭遇。15%-30%的人敌不过这些病毒,开始面部器官浮肿、腹围增加、下肢浮肿等,发展成肝硬化,最后因肝腹水、肝癌等痛苦地死去。  而如果有其他病毒一起加入战斗,死神则会逼近得更快,比如同样也通过血液传播的艾滋病病毒(HIV),直接入侵免疫系统。  上世纪90年代,河南信阳的赵丽及其家人因为卖血被查出感染了HIV,常年干重活的丈夫很快因此丧命。  赵丽在2004年被查出还感染了HCV。她起初无心顾及这种病毒。HCV在潜伏初期并无明显症状,赵丽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对抗艾滋病这种对她来说更致命的疾病上面。后来,国家免费发放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赵丽体内的HIV病毒被控制住了。  然而,让赵丽意想不到的是,接下来的日子里,HCV走在HIV前面,夺走了她家人的性命。  她的父亲病情加重,转化为肝硬化,无药可治而去世;村庄里相继有村民由HCV转化为肝癌等很快离世。  更为棘手的是,丙肝基因型有7种,在此基础上还分很多种亚型,且病毒变异很快,目前无有效疫苗可以预防。  从来没有想到丙肝如此可怕。今年5月她又去查了一次病毒载量,每毫升血液里病毒的数量已经超过安全范围的最高值几十倍,这警示她有很大机率恶化成肝癌,就等于被判了死刑。  幸运的是,在这座河南南部的山区地级市里,一粒粒非法的蓝色药片,正在挽救她,以及她身边那些买不起高价丙肝药的人。    ▲信阳一家医院的医生给病人开的国外仿制药。 受访者供图    医生给开的药假不了  赵丽手里的非法仿制药,是河南信阳一家公立医院感染科的医生开给她的。  几年前,赵丽再婚,从村里搬进市里,家靠近医院。有邻居建议她去附近医院感染科看看,有国外的仿制药卖,有不少人都给治好了。  今年5月份,赵丽决定去医院试试。  因为赵丽体内HCV的病毒载量超过标准值几十倍,医生建议她进行抗病毒治疗。  抗病毒治疗一般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注射干扰素和服用利巴韦林,打一年,隔一天打一次,一万多。另一种方法是吃印度药,口服的,三个月就能好,也是一万多。  赵丽疑惑,印度的药能吃吗?  医生笑了,我们都治疗病人三四年了,为啥不能吃?指着那瓶药说,这药可以完全治愈。  赵丽活了大半辈子,只信医生。药瓶上的英文单词她一个也不认识,她也判断不出这个药来自哪个国家。但她确信一点,医生给她开的药假不了。  医生反复告诉她,这和美国生产的药相比并不算贵。你有五十万以上吗?美国的原研药一个疗程三个月50万以上,还需要到香港、美国去买,印度仿制药1万块钱就够了。  虽然感觉贵了点,但她咬咬牙,想买来试试看。  药并不从医院的药房拿,而要在医生办公室拿。医生叮嘱她,只收现金。她到医生的办公室,交了3500元的现( )金,先拿了一瓶回来试试。  吃20天再来复查,按照医生的说法,第一次复查就能看出效果,病毒数量立马下降。  效果立竿见影。赵丽在第一次复查时,已检测不出病毒数量。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见到赵丽的时候,她已经吃了快20天,气色很好,脸颊红扑扑,大概是吃了药的缘故,她笑道。  可别把医生卖了  赵丽们不是不知道,医生私下卖未在中国批准上市的进口仿制药,是违法行为。  曾被癌症患者们视为英雄的陆勇,几年前因为去印度为病友代购治疗慢粒白血病的仿制药被以销售假药罪起诉。根据2001年12月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未经批准生产、进口的药品,按假药论处。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专家提及此事,认为所谓代购假药,实际上是在印度经过批准的合法真药。事实上,美国市场上的仿制药品近40%来自印度。 ()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