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男子30万买奔驰豪车被跨省查扣:"老赖"的车追了2年

(原标题:“老赖”转手奔驰豪车千里之外 执行法官跨省查扣)

7月6日7点50分许,山东滨州人阿泉(化名)出门上班,打开自己位于一楼的车库卷帘门,准备开着那辆奔驰GL400去谈业务。阿泉是当地一家钢材厂的老板,这台车陪他上下班,下班后上班前都锁在自家车库里。

突然间,一大群人出现,有的穿着制服、有的穿着便装,手里还拿着录像器材。为首的一人向他出具了法律文书,鲜章显示:这文书出自千里之外的重庆市江北区人民法院。阿泉一脸懵:咋回事?

原来,阿泉的这辆豪车主人是一名“老赖”,姓古,古某来自一千多公里以外的重庆,他买车后不还款,被汽车销售公司提起诉讼,不履行生效判决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而古某的这辆奔驰豪车,被他转手给他人,几经转手到了阿泉手中……

在进行了精心准备以后,执行法官千里奔袭,上演了一出精彩的跨省查扣。截至发稿,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了解到:这辆豪车已经进入估价程序,将其拍卖后偿还申请执行人债务;至于豪车的实际使用人阿泉,也是通过“以车抵债”的方式得到的该车,他将另案诉讼,保障自身的债权。

豪车奔驰GL400被查扣

“在查扣前,我们进行了两天时间的侦查,摸清了车辆实际使用人的行动轨迹,综合情况,发现留给我们可供查扣的有效时间,只有30秒。”本案的执行法官刘伟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如果这30秒的时间把握不好,事情将变得被动。

通过侦查,法警、法官们几乎确定,这辆奔驰GL400就是古某的车,它还在古某名下。不过,它被实际使用人关在车库里,车库是封闭式的,没有钥匙根本进不去,也近不了豪车的身。

为了顺利把握这30秒,法官、法警们还进行了分工合作,不仅有穿着制服的,也有穿着便装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情况,阿泉有些发呆,听执行法官说明缘由后,他还是有些难以接受,抵触情绪很大。

买车花的30万另案起诉

阿泉说,这辆车是一个债主抵给他的,这个人欠了他30万。

“这是我的车,我在使用……”

“这辆车登记在一个老赖名下,早就在法院申请了财产保全,是法院强制执行的财产!”

“别人欠了我30万,以车抵债,有凭据的……”

“以车抵债,你就应该查清车的来源,也料到了有此一天!”

“我的30万怎么办……”

“你的合法债权,应该得到保护。但不是以车的使用权,而是另案起诉!”

这只是法官与阿泉对话的一个“简略版”,事实上。为了让阿泉顺利地交出车钥匙,法官阐理释法,投入了不少精力。慑于法律权威,阿泉乖乖地交出了车钥匙。

在查扣车辆时,法官也将相应法律文书给了阿泉,他所称的30万债务,将另案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追老赖的车追了两年

这辆豪车,购置于2013年。

古某通过汽车销售公司办理的按揭,这辆车当时的市场价约100万,古某支付了约50万的款项。此后,他就一直赖账不还,原因不明。

汽车销售公司向银行偿还了车款,并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案由是:追偿权纠纷。通俗地说,豪车还是在古某名下,但他必须向汽车销售公司偿还债务。

法院于2016年作出了判决,判决书显示,古某欠下汽车销售公司车款本金54万余元,加上利息,一共欠债约70万元。

诉讼中,原告申请了财产保全,按理说,这台车在判决生效后就将被法院通过拍卖等途径处置。然而,执行法官找了很多次,古某不知所踪,这辆豪车也不知所踪。

期间,古某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法官也通过很多方式,寻找消失的老赖和豪车。

功夫不负有心人,前不久,法官收到确切消息,该车在山东滨州出现,随后,就上演了这出千里奔袭查扣豪车的好戏。

据了解,这台车虽然购置了5年,却先后被3个人实际使用(古某,古某的债权人,阿泉),一共行驶了5万多公里。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