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意大利组阁一波三折 成搅动全球金融市场黑天鹅

  5月30日,风暴才逐步平息,当日意大利股指盘中反弹,欧洲主要股指有所企稳,欧元兑美元汇率也有所反弹。

  意大利今年的选举结果打破以往“非左即右”惯例,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成为得票最多的单独党派,中右翼联盟作为党团虽然获得最多票数,但内部“貌合神离”,极右翼联盟党与前总理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意大利力量党分歧严重。多轮组阁谈判后,联盟党和五星运动决定联手组阁,但两党在参众两院选举的得票率加起来分别为49.82%和50.03%,这意味着即便组阁成功,新政府也极不稳定。

  最受关注的要数财政部长的人选,新政府名单显示,财政部长由无党派经济学教授特锐亚( Giovanni Tria)担任。

政局动荡

  “什么时候?我不确定!你知道吗,在我们意大利,除了足球比赛的开球时间是准时的,其他的,都可能迟到。”

股债震荡

  重新大选的可能性不断提高,同时反欧盟政党上台将让“意大利离开欧元区”的担忧尚存,使组阁僵局打击了投资者的信心,意大利政治危机已在全球金融市场掀起巨浪。

  股市同样难逃此劫,5月29日,意大利富时MIB指数大跌2.7%,创2016年6月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由于意大利银行持有巨额意大利国债,因此意大利银行股受创最为严重,该国最大银行裕信银行股价下跌5.6%。意大利政治危机也溢出至欧洲各国主要股市,29日,英国富时100指数下跌1.23%,德国DAX30指数下跌1.5%,法国CAC40指数下跌1.28%,欧洲STOXX600指数跌0.6%,西班牙IBEX下跌2.52%。

  当前,意大利组阁成功暂时使金融市场恢复平静,但意大利这只“黑天鹅”的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了吗?《经济学人》在最新一期封面文章中认为,真正令人担忧的是意大利的长期问题。换句话说,意大利的问题,需要战略性对待。

  其实,这场意大利政治危机早在2018年3月就露出了端倪。

  受组阁成功激励,6月1日市场开盘伊始,意大利富时MIB股指和银行股板块就大幅反弹。债券市场更是提前报喜,意债价格已经连续三天走高,意大利国债价格显著上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跌16个基点,至2.677%,远低于上周初期3%以上的水平。

  特锐亚现任罗马一所大学(Tor Vergata University)的经济系主任并教授经济政策课程,对欧元、债务危机都有比较深入和积极的研究。

  新政府6月1日宣誓之后还需要在国会通过信任投票,不过,五星运动和联盟党联合起来后在国会两院都是多数,新政府信任案通过概率较大。

  在此之前的72小时,意大利这只“黑天鹅”搅浑了全球金融市场的水,欧洲债券市场上演大血洗。根据彭博社数据统计,民族资讯(mz100.net),660亿欧元从债券市场“蒸发”。

  总统马塔雷拉5月31日再度任命五星运动和联盟党提名的孔特为总理。意大利近3个月的组阁僵局结束。

  数据显示,当日,意大利10年期国债拍卖需求为2017年12月以来最强劲;平均收益率为3%,为2014年5月以来最高;拍卖规模18.21亿欧元。意大利5年期国债拍卖需求为3月28日以来最强劲;平均收益率为2.32%,为2014年2月以来新高;拍卖规模17.5亿欧元。

  在一篇文章中,他认为,“因为欧元区最大的危险来自内爆,而不是脱离,让我们拿出所有欧盟成员国都能接受的解决方案来应对欧元区的危机,而不是按照英国退欧的逻辑,即:不合适、不喜欢了就离开,就抛弃。”

  虽然民众还算淡定,但大选后组阁三个月仍迟迟未能落地,对意大利政坛来说,也并不寻常,自2016年12月以来,意大利一直由看守政府运营。

  此外,意大利政局动荡也引爆外汇市场,欧元对美元汇率持续走低。法兴银行分析师在报告中表示,由于意大利的政治不确定性引发市场担忧,欧元兑美元跌至6个半月以来新低。

  北京时间5月31日下午,一位罗马市民面对镜头,让大家别紧张,意大利的政治事务就是这么拖拖拉拉,意大利人早就习以为常。

  这条意味着给意大利组阁僵局画上句号的推特令全球市场都松了一口气。

  根据两党达成的执政纲领,新政府将着眼刺激国内经济,采取削减税收、促进福利支出、设置最低工资等政策主张,同时严厉打击各种形式的犯罪和非法移民,这与欧盟的预算紧缩要求和移民政策相悖。受到亲欧派特别是总统马塔雷拉的强烈反对。这种针锋相对集中爆发在总理人选的任命上。

  此外,意大利国债拍卖也勉强过关,投资者对意大利国债需求不弱,只是借贷成本显著上升。

  已公布的新政府名单中,迪马约和联盟党领导人、45岁的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都将出任副总理,迪马约和萨尔维尼还分别担任劳工和经济发展部长以及内政部长。财政部长则由现年已经69岁的无党派经济学教授特锐亚( Giovanni Tria)担任。而之前被推荐的财长人选,疑欧经济学家、81岁的萨沃纳(Paolo Savona)则将负责欧盟相关事务,被认命为欧洲事务部部长。

  叶檀财经研究员马兰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英国的声明脱欧和意大利的疑似脱欧存在很大差别。”不确定性是悬在意大利新政府头上的一把刀。

  据彭博社报道,经过5月29日的巨量抛售,欧元信贷投资者已重拾欧元区债券具有投资机会的观点,美银美林和摩根大通均表示,欧元区债券估值已经显现出投资价值。

  5月28日被任命为意大利候任总理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官员、持亲欧立场的卡洛·科塔雷利5月31日晚在与总统马塔雷拉会谈后宣布退出组阁任务。随后马塔雷拉召见了联盟党和五星运动推选的总理候选人,53岁的佛罗伦萨大学法律教授、毫无从政经验的孔特,并再度任命他为候任总理。意大利总统办公室当晚表示,孔特再次接受了组阁任务,他和拟定的内阁成员将于6月1日下午宣誓就职。

  经济上,债务问题一直是意大利的心腹大患。根据联合政府协议,新政府将采取削减税收、促进福利支出、设置最低工资等政策主张,但这些行动需大量资金支持。但意大利央行数据显示,截至3月底,意大利公共债务2.3万亿欧元,意大利公共债务已达GDP的130%,远超欧盟规定的60%上限,国际清算银行最新的一项研究显示,意大利政府债务占意大利银行资产近20%,在全球范围内最高。财政现实能否支撑新政府执政协议将是一大难题。

  政治上,法律教授与民粹领导人均入阁也存在隐患,《华尔街日报》认为,意大利还是会产生一个持欧元怀疑论的政府。彭博社称,如果萨沃纳担任欧盟事务部长,说明意大利在债务和赤字问题上与欧盟还是要讨价还价。

  “意大利变革政府诞生了。”北京时间6月1日凌晨,意大利民粹主义政党五星运动领导人路易吉·迪马约(Luigi Di Maio)通过推特发布了一条言简意赅的消息。

  当地时间2018年5月31日,意大利经济学家科塔雷利宣布放弃组阁,总统马塔雷拉随后再次任命孔特为候任总理。

前路漫漫

  5月30日,意大利组阁峰回路转,重现曙光。

共2页: 上一页

12下一页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