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文/罗遥

消费升级浪潮的背后,我们看到的是消费者不断升级的消费观。DT君联合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CBNData)推出一组专题,从效率、健康、专业、审美和治愈5个方面,用大数据洞察2017年消费升级背后的消费人群特征。

二十年前,我们的生活记录在相册簿和日记里。现在,互联网已渗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五花八门的健康管理App追踪着个人运动、饮食和睡眠数据,也记录了你的生活。但不论身处什么时代,“自律给我自由”总能鼓舞到人心。

数据时代的“科学”减脂

被男友嫌弃胖分手后,DT君的闺蜜周怡没有让自己消沉太久。

5月的上海刚转暖,这位一米六个头、体重长年稳定在60公斤的姑娘在朋友圈晒出了她的第一条健身状态——训练内容包括45分钟HIIT(高强度间歇训练)和30分钟的减脂操。

同很多健身小白一样,周怡早先尝试的酵素等减肥产品都无疾而终,这回她在学习一番基本理论后,跟风入了体脂秤。

这类产品的原理是通过生物电阻法来测定人体内脂肪、水等要素的比重,再综合这十多项指标来量化评估一个人的身材。周怡相信,这些数据可以帮她更精准地变瘦。

当代人对数据的崇拜,也反映到了身材管理上。以“体脂率”为例,自2017年以来,大家对这个词的百度搜索指数一路飙升,同时,天猫和淘宝平台体脂秤的订单量也呈同步暴涨之势,并双双于今年夏天达到顶峰: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接着,周怡又下载了Keep和薄荷这两款热门减脂App,用来督促自己的减脂计划。

两款App把生理吸收和运动消耗换算成具体的热量值,提醒用户距离达成当天、本周的小目标还差多少——有点像催着他们打卡的健身私教,制定了细到卡路里的瘦身计划并监督用户执行。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图片说明:薄荷和Keep用户的打卡界面)

周怡会根据减脂计划的热量要求控制每顿餐的热量,每周还要进行四次的40分钟无氧训练加6公里慢跑,“运动和饭前常要做一番心理建设”。

减脂带给她的痛苦不仅仅来自饥饿和体能不足,更多是一种源于自律的“精神折磨”。“我真的很想吃冰淇淋,但一查它们的热量,没吃几口要跑好久才抵消,就不敢碰了。”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图片说明:周怡用薄荷记录的一天食谱)

不过,三个月后周怡给DT君发来一张自拍照:穿着连衣裙,身材匀称,和120斤的时候判若两人。她很高兴地说,现在她的体脂率是24%。

故事到这,你别误会DT君是来给大家煲鸡汤的。引起我兴趣的,是当代人借助工具愈发精细自我管理的方式,一种执着用数据来“强迫”自律的状态。

2007年,美国杂志《连线》的编辑凯文·凯利和加里·沃尔夫曾提出“量化自我”(Quantified Self)一说,专指通过获取和分析生理信息来认知及管理自我的这类现象。

此后,这股风潮也吹到了中国。

2014年,小米、华为荣耀发布了第一款智能手环,以Keep、悦跑圈为代表的一波健身、跑步App也在那一年兴起。这些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移动应用,以及背后的云计算、大数据技术的革新,得以让我们从纸笔记录迈向个人数据化管理的时代。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图片说明:部分代表性可穿戴设备,如Google Glasses、小米智能手环和Nike iPod Sensor)

白领女性的身体数据焦虑

2015年,沙拉品牌大开沙界的首家门店在上海开张。和其他主食沙拉店不同,这家餐厅把热量值标注在食材的点餐筹码上,方便那些计算热量下单的用户。

佛系90后女孩的独白:虽然我很丧,但我也不能胖!

(图片说明:大开沙界的选餐食材筹码)

起初,大开沙界只想把美国网红沙拉品牌Sweetgreen的自主选餐模式优化一下——出于卫生、配餐效率等因素考量设计出了筹码选餐。当时,食材的热量信息仅展示在玻璃柜台里。

但开业两周内测下来,大开沙界意外地发现,绝大多数消费者下单前会拿着筹码跑柜台挨个计算卡路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