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做空论据兑现:特斯拉缘何再次惊动大空头吉姆?查诺斯?

近日,因做空安然公司而一战成名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表示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而吉姆?查诺斯早在去年5月就首次披露了在特斯拉的空头头寸。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吉姆?查诺斯今年再次做空特斯拉?

做空论据兑现:特斯拉缘何再次惊动大空头吉姆?查诺斯?

这里我们不妨先看看当初查诺斯做空特斯拉的诸多理由,包括例如负现金流、百年车企和创业公司夹击下,2020-2021年或破产、政府新能源车信贷补贴接近上限、专利保护的问题、创始人“主业”太多、量产的执行风险、投资者信心脆弱等。时至今日,上述做空特斯拉的部分论据似乎正在兑现。

例如在负现金流方面,据彭博社一项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2个月里,特斯拉平均每分钟即“烧掉了8000美元,换算一下,即每小时烧钱48万美元。按照这一速度,特斯拉将于今年的8月6日耗尽目前的现金储备。对此,特斯拉表示,其有足够的资金在明年3月前完成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为此,特斯拉在去年11月1日写给股东的公开信中称,在这一日期后,公司预计将从运营活动中获得“大量现金流”。这无疑又和量产有着紧密的联系,即如业内所言,如果特斯拉能够证明它可以实现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那么该公司会在第三季度筹集更多资金(否则将非常困难)。因为每周5000辆的产量相当于一年25万辆,已经是普通汽车工厂的量产水平(业内认可的基本标准和能力)。

做空论据兑现:特斯拉缘何再次惊动大空头吉姆?查诺斯?

但事实是,Model3上述的量产目标一直未能实现且一拖再拖。业内知道,作为特斯拉最便宜的入门级轿车,起售价为3.5万美元的Model 3自2016年3月底发布至今全球范围内已收获超过50万辆的订单。去年7月,特斯拉Model 3正式开始生产,首批30辆于去年7月28日交付,但此后,这款车型的产量一直不理想,以去年三季度为例,该品牌原本计划生产1500辆Model 3车型,但最终的实际交付量仅停留在了区区220辆。而随着去年第四季度的“悄然”翻篇,特斯拉依旧没能给出令人欣喜的答复。而根据特斯拉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Model 3在去年四季度仅生产了2425辆,交付给消费者的则只有1550辆,远低于特斯拉计划的周产5000辆左右的目标。为此,马斯克已两度推迟了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时间表,计划直至今年二季度末完成目标。

做空论据兑现:特斯拉缘何再次惊动大空头吉姆?查诺斯?

我们在此补充的是,除了上述的量产执行风险中的产能外,其全线车系(高低端)均曝出质量缺陷或问题也应算作量产执行中风险的体现。

据特斯拉公司现有和前员工称,特斯拉Model S轿车和Model X SUV这些豪华电动汽车在离厂前往往需要维修,即在组装完毕后接受质量检查的Model S和Model X中,逾90%往往会被检查出缺陷,特斯拉员工引用的这一数据来自去年10月份的特斯拉内部追踪系统。尽管特斯拉对此予以了否认,不过《消费者报告》和市场研究公司J.D.Power也指出了特斯拉汽车的质量缺陷,包括门把手缺陷、车身板件缝隙等。

做空论据兑现:特斯拉缘何再次惊动大空头吉姆?查诺斯?

与此同时,特斯拉车主也在网络论坛中抱怨,汽车会发出烦人的咯吱声,软件存在漏洞,密封不好导致雨水渗入了汽车内。另外一名特斯拉前检查员称,特斯拉汽车在生产后存在的缺陷包括“门无法关闭、材料修剪、零部件缺失、渗水等。我们想说的是,自2012年以来特斯拉就一直在生产Model S,而至今还会发生渗水这种低级的错误确实让业内不得不担心特斯拉汽车,尤其是低价Model3的质量问题,因为Model3面向的主流消费者对于汽车潜在瑕疵的容忍度与豪华车车主相比并不高。

不幸的是,近日,据特斯拉工程师估计,在加州费利蒙市特斯拉工厂内生产的汽车有40%存在缺陷,需要重修。而正是因为大比例的重修工作导致了Model 3型号电动汽车的交付延迟。另一名该工厂员工表示,特斯拉生产的汽车良品率如此不足,从而无法达到预期产量目标。对此,MAG Consulting创始人、著名制造业专家马特?格文(Matt Girvan)称即使是处于预定期内,如果一家汽车制造商开始向消费者售卖汽车产品,那么该生产商就不应该出现需要进行大规模重修工作的情况。如若出现只能表明存在内部质量问题,这对于大部分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不常见的。

如果说上述是查诺斯做空特斯拉的负现金流和量产执行风险的论据正在兑现的话,近日业内运用著名的阿特曼Z-score模型对于特斯拉的分析则预示着查诺斯做空特斯拉的另外一个论据,即在百年车企和创业公司夹击下,特斯拉2020-2021年或破产的做空论据也呈现出兑现的趋势。

提及阿特曼Z-score模型,它是由纽约大学斯教授爱德华?阿特曼(Edward Altman)在上世纪60年代末建立。阿特曼Z-score模型会考虑到多个变量,包括股价、营运资本、留存收益以及其他变量。根据这一模型,特斯拉的得分为1.26,创下自2014年以来所有季度的最低得分,而鉴于特斯拉属于私营制造企业,按照Z-score模型的标准,如果其得分大于等于2.90,则不可能破产;如果得分小于低于1.23,企业则很可能破产;如果得分在1.23-2.90之间,一年内破产的可能性是95%,两年内破产的可能性是70%。需要强调的是,研究表明该模型的预测准确率高达72%—80%。